王东杰:温故以翻新的中国史学

2019-03-06

罗志田像(澎湃新闻 刘筝 绘)

在这批至今仍异样活跃、新见迭出的学者中,罗志田教养无疑是声光最为显赫者之一。他的著述不仅影响了良多人对19世纪中期以来中国历史的看法,还深刻改变了人们看待历史的方式。理所当然,对这样一位人物,后学所等候的,也就不仅是其始终出新的专题研究著述,也渴望他金针度人,教人多少套能够实战的拳法。《近代中国史学述论》一书,兴许就可能看作对这种期盼的踊跃回应。作者将此书定位为一个在史学道路上“先行一段者对那些已将史学确破为专业的在校学生”所讲的“教训教训之谈”,以使他们“少走弯路”,是谦辞,也是瞎话。

本书围绕着对近代以来中国史学的回忆、反思与瞻望发展,其中既有作者对自己追求的空想学术境界的描摹,亦不乏对自己“独门功法”的亲切指授。不外,和通常意思上的史学实践作品不同,作者无意写一部“概括形象”式的史学方法论(他对于这一恳求本身是否公平,就非常猜疑)。他秉承不尚“空言”、见诸“行事”的古训,通过对具体而特殊的史事的梳理和分析,开展极具理论(这里取其狭义)深度和高度的致密思考;每有出人意表之论,而令人崛起“原来如此”的快感。对个别的历史爱好者和研讨者来说,这种从史家本人的实作中凝练而成的智慧,比起以实际探讨本身为目标的著作,自然更加平易。不同读者皆能随自身学力、识力的高下,见浅见深,各取所得。

20世纪80年代末,我进入四川大学历史系读书。那时咱们同学中颇有点“厚古薄今”的风气,以为只有古代史才称得上真正的学识,近古代史跟“革命”纠缠不清,与其说是史学,不如说是“政治”。今天看来,这种评估埋没了很多前辈筚路蓝缕的草创之功,远不仅是不公正罢了,但彼时却并非只有正在叛逆期的青年学生才这么想,即便在学术界,也是个相当普遍的见解。不过,从90年代前期开始,随着一批兼具高明识见跟沉潜工夫于一体的学人异军突起,中国近古代史的学术形象也改头换面,成为近三十年来中国史学界风头最劲的范围之一。时至今日,已无人再敢于质疑其作为“真正历史学”的地位。


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马会现场开奖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